雷州伏波祠

雷州伏波祠,历经近两千年的风风雨雨,经过几个朝代的反复修尊,至今仍保持其原始遗址的风貌和3O0年前清康熙年间修耷的基本结构。它反映了汉代朝廷为维护祖国统一而对分裂势力进行两次至关重要的军事行动和巩固边题的重大决策,显示古雷州居于“天南重地”的重要国防地位。
“天南临海郡,汉代伏波调”这是明末广东名儒屈大均参观雷州伏波词后写的诗句。雷州伏波澜又名伏波庙,位于雷城南亭街,始创于东汉,是岭南古老桐庙之一,属雷州市文物保持单位。洞内敬奉西汉都离候路博德及东汉新息侯马援两位伏波将军。
雷州秦代届象郡。秦末大乱,南海郡龙川命赵陀自立为南越王,据有南海、桂林、象郡之地,汉初赵阳臣伏归汉。西汉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四月南越王相吕嘉叛乱,杀南越王赵兴,还杀汉使者终军及汉将军韩千秋,另立赵建德为王,实行分裂割据。汉武帝刘彻乃命环离侯路博德为伏波将军,进行讨伐。路博德挥军过湘、鄂、粤、桂,会师番禹。路博德足智多谋,威德兼施,“兵不血刃而定全粤”,接着“饮马情耳,焚舟琼山”。他挥师直指海南岛,为了安定人心,他将一些战船焚掉,表示平息叛乱后,将不再用兵,百姓可安居乐业。路博德大军南下琼崖,途经雷州,曾驻师于遂溪县属的武乐水及海康县的将军墟,二地因此得名。路博德大军南下北上,雷州是必经之地。所以雷州民谣有:“将军下,将军上,三百郎子放炮仗”。描写当时青年烧炮竹,热烈迎送大军的情景。接着路博德将南越地分置南海、合浦、珠崖、借耳、苍梧、桂林、九真、日南、交趾等九郡。当时雷州属合浦郡。
东汉光武帝建武16年(公元40年),交趾郡(现越南境内)首领征侧、征贰反叛,占据了九真、日南及合浦(雷州半岛在内)等郡65城。东汉光武帝刘秀命马援出师南伐交趾,又封为伏彼将军(古时凡有水战的地方都用伏波的名称。另外西汉封路博德为伏彼将军平南越取得全胜,这次再用伏彼之名,也有“追前所成之勋,托之名以惊群听”的含意),又封段志为楼船将军,共伐交趾。汉大军到达合浦时,段志病逝,马授兼率其军。马援兵至北部湾的海康县西

海岸马流村时,曾给兄于严、敦写信、教诲他们如何做人。(庙内尚存清初雷州右营都司徐飞跋马公戒兄子严、敦书碑)。明末诗人屈大均《雷阳曲》也有“马流遗子姓,交趾奉旌旗”的诗句。马援率水陆两路大军沿海而进,当时环境非常险恶,沿岸没有道路,将士开辟出一条道路前进。气候恶劣,天气炎热,瘴雾弥漫,举头看空中飞翔的老鹰突然中暑,坠水而亡。古志载:“上雾下潦,飞鸯坠水”,“刊道千里,长驱苦战”。马援身经百战平息了叛乱。
两位伏波将军为了祖国统一,平息叛乱,营造了一个国泰民安的环境,功垂史册,造福雷州。雷民感恩戴德立们纪念,使之流芳万世。
伏彼调因山构筑,坐北向南,分三进,铜门、中厅、正殿按中轴线布局,经十二级台阶及一个平台至调门。调高高耸立,居高临下,雄伟壮观。相门匾额“伏彼们n三字,隶书,浑厚有劲,由全国书法协会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刘炳森重新题写。石联:“东西辅汉勋名著,前后登坛岭海遥”,是清光绪年间兵部待郎县人吴应栓撰并书。
进入大门有一天井,两边有古碑廊,有明清时期的重修碑及诗碑。再登上五级台阶至中厅有新碑廊。将已佚的诗碑补上并雕刻现代名人题词。该词碑文内涵丰富,20世纪60年代曾令全国剧协主席、著名戏剧家田汉反复观赏,留连忘返。
从中厅又经一小天井进入正殿,正殿硬山顶,面宽进深各三间,抬梁与穿斗混合梁架结构,石柱八角形,这些建筑都保留了清初建筑风格。正殿中间有木图,雕刻精致,金碧辉煌,阁内敬奉着汉代先后挥师岭南建立卓越功勋的两位伏彼将军,路博德在左,马援居右。该词大门、中厅、正殿沿梁下四周墙壁,都绘壁画,山水花鸟,人物故事,琳琅满目。这是雷州民间泥水匠师的杰作。
两伏波将军有功于国,历代多次受朝廷法封,在二进碑廊内看到宋徽宗直和中,封路博德为忠烈王。宣和二年(1204年)封马援为忠显佑顺王。法封文有“雷州忠显王……有功而当把,桥南万里,遗爱犹存,庙食千年,英风尚凛”。距今800年的南宋皇帝诏书,已称千年古庙并给予高度评价,可见其历史悠久,价值重大。
洞内保留有明清诗碑、重修碑及其他古碑刻20多通,是真珍贵文物。明天启二年(1622年)邢诈昌《重修伏彼庙记》及明嘉靖雷州知府载嘉欧诗碑是伏彼庙明代的历史见证。清康熙《重建伏波相记》记录了康熙二十年(1681年)雷州府右营都司徐飞(滇西蒙化人)同马援后藏雷州知府马生鳞在明代伏波庙旧址上重建伏波庙的史实。还保留着重建时徐飞题写的“二伏波庙”门额。
两将军受历代敬仰,前来参观的名人留下不少诗篇。明雷琼道程宪谒《二伏彼庙》诗:“奇欧先后拜高封,许国丹心一刻同,在着汉家摧万敌,于今南合羡双忠”。(雷州古称南台州)明嘉靖雷州知府载嘉就谒伏波庙诗:“城限古庙锁云烟,瞻仰英风望后先,粤国山河从此定,汉家文物到今传”(诗碑在一进碑廊)这些诗歌都赞颂两伏波将军赤胆忠心,维护国家统一的功勋。
清康熙翰林郡人洪伟珠《伏波庙诗》“耀目忠肝照碧波,勋高南史未曾讹……每谈往事思前哲,矍铄当年志不磨”。(碑在~进)清翰林李晋熙写的马伏波澜诗有:“将军不服老,矍铄殿前试”以及“马革当裹尸,壶头尚奋翅”之句。许多诗篇都提到“矍铄英风”、“马革裹尸”这是怎么回事?《后汉书》载:马援平息交趾叛乱后,被封为新息候,他不居功骄傲而是忧国忧民,常对友人讲:“男儿当死于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建武24年(公元48年)武陵五溪蛮倡乱,当时马援已62岁,他又请缨出战,帝怜其老不许。他讲者当益壮,要求在殿前演式,以示尚壮,皇帝看后称赞说:“星陈哉是翁也”!遂准其出征。马援后来病死在战场,实现了他“马革裹尸”的志愿。
1992年国家文物局老专家罗哲文、建设部老专家郑孝婴视察雷州伏彼词后挥笔题词“南海波平,中华一统”(现嵌于二进壁上)。涧西北角有“马跑泉”(俗称马蹄井)。传马援将军驻兵于此,军马以蹄掘地得泉故名。此井有二口,象征马蹄。井旁有石栏杆,中刻“马跑泉”三字。井后有石雕亭阁,事额“神泉胜迹”四字阳雕。石联“铜柱竖时年已邀,汗驹跑处迹犹新”。亭中有乾隆年间知县陈腾泅撰写的《伏波井亭记入明末广东著名诗人屈大均写的《雷阳曲》诗云:“南亭溪畔二桥前,椰叶阴明送暮烟,蛮女喜管青茉莉,月明齐汲伏彼泉”指的就是此井(附近有南亭溪及二桥)。
   该祠于1987年由群众集资几十万元重修,面貌焕然一新,国内外慕名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邓杰昌

相关文章

添加新评论